菜单导航

领袖断层VS人才济济

作者: 小思瑶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13日 10:26:37

    高露洁领袖断层,宝洁公司人才济济。

    在2O世纪初期以前,高露洁一直是一家杰出的公司。在1806年创立后,高露洁获得一个世纪的稳定增长,规模大致和宝洁相当。在我们研究的对照公司当中,它是很早就声明拥有最强核心理念的公司,还有由悉尼·科尔盖特拟就的核心价值观和长盛不衰的使命。但是,到2O世纪4O年代,高露洁已经衰落,公司规模不到宝洁的一半,获利能力不到宝洁的1/4,而且在其后的4O年里,大致保持这样的比率,公司也逐渐脱离强烈的核心理念,自我认同感远不及宝洁公司。

    这是为什么?原因之一在于高露洁的继承人规划不当,经营管理的不连贯随之而来。高露洁早年完全是由内部人经营管理,最初4代的最高管理层全都是科尔盖特家族的成员,但到2O世纪初期,公司在管理层发展和继承人规划方面没有做好,到2O年代末期,公司内培养的继承人缺乏之至,以致只好通过和Palmolive-Pect公司合并,“让位给外来的管理层”,1936年《财富》杂志一篇文章描述说:

    科尔盖特兄弟逐渐衰老,总裁吉尔伯特70岁,悉尼66岁,才55岁的罗素没有参与什么经营管理……悉尼的儿子拜尔……耶鲁大学毕业才6年,对科尔盖特家族来说,实在太年轻了。所以,查尔斯·皮尔斯建议把Palmolive-Pect和高露洁合并时,科称盖特兄弟很重视……合并完成后,他们辞职,实际上等于退休了。

    事后证明,担任合并后公司CEO的皮尔斯是个祸害。他在“狂热扩张的欲望”驱使下,一心试图推动一连串不成功的购并,想把高露洁和标准品牌、好时和卡夫等公司合并,成为庞大的集团企业。皮尔斯因为纯粹追求扩大公司规模,忽略了高露洁的业务和基本价值的根基。高露洁的总部本来在新泽西州的泽西市(81年来和公司的香皂制造厂毗邻),皮尔斯甚至把总部迁移到芝加哥。皮尔斯从1928年掌权到1933年,高露洁的平均销售投资回报率降低了一半以上,从9%降为4%。虽然当时正处于大萧条时期,但同一时期,宝洁的销售回报率实际上还略微提高,从11.6%提升到12%。

    皮尔斯严重违反高露洁的核心理念,尤其是违反公司公平对待零售商、顾客和员工的核心价值。他和零售商定立合同时要求苛刻,以致零售商起而反抗:

    药店特别愤恨,他们长期以来习惯于高露洁的保守交易方式,皮尔斯这个……管理层的手法他们一点也不喜欢,因为高露洁的利润主要是靠卫生用品……药店的背叛……成为毁灭性的打击。

    根据《财富》杂志的说法,最后高露洁家族“从昏睡中振作起来,震惊地审视皮尔斯造成的损害”。36岁的拜尔·科尔盖特取代皮尔斯出任CEO,把公司总部从芝加哥搬回新泽西,并重振高露洁的价值观,重建奋勇前进的动力。但是,皮尔斯在位期间造成的损害使年轻的的拜尔非常为难,他也没有准备,不曾接受过担任这种角色的培养。他在这个位置上只待了5年,就把职务交给了国际销售经理爱德华·利特尔。高露治落在宝洁之后,从此再没有再赶上。皮尔斯下台后的10年里,宝洁的增长率是高露洁的2倍。获利则是4倍。

    在皮尔斯惨剧之后,高露洁开始了最高经理人传承的拙劣模式。利特尔在1938年~1960年担任CEO,他经营公司好比演“独角戏”。根据《福布斯》杂志的说法,“高露洁被利特尔专制——而且‘专制’并非耸人听闻。”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显示利特尔曾经想过高露洁没有他掌舵的情形,公司也没有任何继承人规划。利特尔最后以79岁高龄退休,高露洁被迫召回一位国际业务副总裁,设法让陷入严重困境的国内业务反败为胜。

    1979年,高露洁再度经历了一次混乱的高层传承。当时CEO大卫·福斯特被董事会逼下了台。福斯特像他的前辈一样,“在公司里继续上演独角戏,这样也适合他的脾气。”事实上,福斯特确实也有阻止继承人规划的动作。根据《财富》杂志一篇文章的报导:

    福斯特为了达到目的,尽最大的力量缩小他法定继承人的权力,甚至尽力压抑他的光芒。福斯特寻找有效的方法,使董事会在继承问题上保持沉默。高露洁当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要求高级主管在60岁时退休,福斯特当时55岁了,也说过他会遵守这个政策,但是有传闻说,在(可能继承他的人)得到担任(另一家)公司总裁的邀请时,他把这个机会抢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