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社会历史的必然性、偶然性及其复杂性

作者: 小思瑶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13日 09:09:20

  内容摘要: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性与偶然性是十分复杂的,认识和把握二者的关系必须要有复杂性思维方式和方法。首先要承认任何一个历史事件或历史因素都是由无穷多个社会因素制约、影响,都是众多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人们根据自己的目的和愿望所从事的历史活动的结果,是由从事历史活动的各个人、各种社会力量相互作用所形成的“合力”造成的。其次,研究和探讨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性与偶然性,必须对历史事件作较长时间的、足够充分的历时性考察,或对较多同类历史事件作共时性比较。最后,必然性与偶然性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同历史决定论与主体选择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一致的,它们相互依存,相互补充。认识和把握二者关系的复杂性,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构建中国特色的现代性具有重要实践意义。

  关 键 词:必然性;偶然性;复杂性

  作者简介:刘曙光,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常务副主编,副编审,哲学博士。

  中图分类号:A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160(2009)03-0096-04

  马克思主义历史决定论在承认社会历史的发展具有必然性的同时,并没有否认偶然性的作用。相反,它对偶然性的历史作用高度重视并进行了深入研究。马克思指出,如果偶然性不起作用的话,世界历史就会带有非常神秘的性质。社会历史“发展的加速或延缓在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这些‘偶然性’的。”[1]关于必然性、偶然性及其复杂性,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认识和把握。

  一、“交互作用论”与“合力论”

  马克思主义历史决定论认为,研究和探讨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性与偶然性,首先要承认任何一个历史事件或历史因素都是由无穷多个社会因素制约、影响,都是众多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人们根据自己的目的和愿望所从事的历史活动的结果,是由从事历史活动的各个人、各种社会力量相互作用所形成的“合力”造成的。

  物质生产在社会历史的发展中起决定作用,但这只是从“归根到底”的意义上说的。这一原理丝毫不否认其他社会因素及其“交互作用”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作用,相反,历史唯物主义对众多社会因素及其交互作用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作用是充分肯定的。

  “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经济状况是基础,但是对历史斗争的进程发生影响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决定着这一斗争的形式的,还有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阶级斗争的政治形式及其成果——由胜利了的阶级在获胜以后确立的宪法等等,各种法的形式以及所有这些实际斗争在参加者头脑中的反映,政治的、法律的和哲学的理论,宗教的观点以及它们向教义体系的进一步发展。这里表现出这一切因素间的相互作用,而在这种相互作用中归根到底是经济运动作为必然的东西通过无穷无尽的偶然事件……向前发展。否则把理论应用于任何历史时期,就会比解一个最简单的一次方程式更容易了。”[2]

  人类社会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巨大系统,社会内部有无限多个因素在交互作用。这些因素中,既有生产力,又有生产关系;既有经济因素,又有政治、文化因素;既有客体方面的因素,又有主体方面的因素,等等。各种因素相互交叉、制衡,使得社会历史表现出种种难以预料的随机性、偶然性,而历史必然性作为一种总的趋势就在这些随机性、偶然性中跳跃,时隐时现。经济因素作为必然性的东西并不能完全决定个别的历史事件,它只能规定历史发展的大致范围和一般趋势。“一般规律作为一种占统治地位的趋势,始终只是以一种极其错综复杂和近似的方式,作为从不断波动中得出的、但永远不能确定的平均情况来发生作用。”[3]正是这种必然性与偶然性的有机统一,使得社会历史呈现出丰富多彩、绚丽多姿的面貌。

  人类社会和自然界一样,人们总是要通过大量的偶然性或现象来认识其必然性、规律性或本质,一般规律就表现在这些动力的“相互作用”中,这是自然界和社会历史领域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共性。但是,自然界和社会历史领域的必然性和偶然性又有本质区别:自然界的偶然性表现为自发性、盲目性,而社会历史领域的偶然性表现出主体性、能动性、目的性。也正是由于社会历史偶然性表现出来的主体性和目的性,相比较而言,认识自然界的必然性和偶然性要容易得多,简单得多,而认识社会历史领域的必然性和偶然性则要复杂得多,艰难得多。恩格斯指出:“在自然界中(如果我们把人对自然界的反作用撇开不谈)全是没有意识的、盲目的动力,这些动力彼此发生作用,而一般规律就表现在这些动力的相互作用中。在所发生的任何事情中,无论在外表上看得出的无数表面的偶然性中,或者在可以证实这些偶然性内部的规律性的最终结果中,都没有任何事情是作为预期的自觉的目的发生的。相反,在社会历史领域内进行活动的,是具有意识的、经过思虑或凭激情行动的、追求某种目的的人;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没有自觉的意图,没有预期的目的的。”[4]

  “合力论”思想更是侧重于从主体视角,揭示了社会历史发展中偶然性与必然性的复杂关系。